•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韓國漢學家樸宰雨:迅哥兒和閏土為何讓我產生親近感?
    來源:中國新聞網 | 劉旭  2022年03月29日09:12
    關鍵詞:魯迅 樸宰雨

    上世紀20年代,魯迅的作品被介紹到韓國,100多年來,隨著韓國社會的發展,韓國學界對魯迅的研究從未中斷,并帶有深刻的韓國歷史和政治烙印。有觀點認為,韓國正成為研究魯迅最多、最深入的國家之一。魯迅為何在韓國有如此影響力?其作品為何能激起韓國人共鳴?

    韓國漢學家、國際魯迅研究會會長、中國長江學者講座教授樸宰雨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介紹韓國魯迅研究的歷史脈絡和現實意義,并就當下韓中人文交流提出建議。

    現將訪談實錄摘錄如下:

    中新社記者:您當時是因為什么契機選擇研究魯迅作品?您最喜愛魯迅哪部作品?

    樸宰雨:上世紀70年代初,我進入首爾大學中文系。當時韓國社會還是以“維新體制”名義延長軍人獨裁的狀況,在當時看來,社會經濟上的壟斷和腐敗問題非常嚴重。這樣的情況下,我接觸到了魯迅文學。我應學校報社的約稿寫一篇關于魯迅文學思想的文章,魯迅作為“精神戰士”的形象打動了我,我產生深刻共鳴,這也成為改變我命運的轉折點。

    后來寫作本科畢業論文時,我選擇了魯迅的作品來研究。之后我到中國臺灣留學,研究了魯迅推崇的古典文學——司馬遷《史記》。博士畢業之后,我繼續做魯迅文學和中國現當代文學、韓中文學比較的相關研究。2011年,我與國際上很多研究魯迅的同行朋友在魯迅的故鄉紹興成立了國際魯迅研究會。我因受到魯迅的影響開始研究中國古典文學,并且借此打下了文言文基礎,現在又回到魯迅文學的研究領域,我認為與魯迅先生做到了心與心的溝通,對此倍感欣慰。

    在魯迅的作品中,最讓我有共鳴的是《故鄉》?!豆枢l》里可以看到農村。魯迅筆下的農村和我故鄉“錦山”的農村很相似。我和文中的“迅哥兒”一樣,成長在鄉村,后來到首爾上學。我也有和“閏土”一樣的玩伴,他們中的一些人現在還在農村?!豆枢l》里冬天下雪捕鳥的場面,也是我的兒時經歷。還有他描寫母親賣掉大房子要去北京時的心態,或者神情表現,我在我母親的神情里也看到了,非常親切。他提到的很多農村社會矛盾,或是傳統封建觀念的負面影響,我也非常有認同感。

    中新社記者:魯迅及其作品在韓國的影響力如何?其作品在韓國的傳播經歷了怎樣的發展歷程?

    樸宰雨:從1921年初魯迅的名字首次被介紹到韓國,一百年已經過去。韓國這一百年來接受魯迅的歷史,大概可分為六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1921年到1945年。那時韓中兩國都處在被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或控制的時期,韓國國內很少有人翻譯魯迅作品,都是一些在北京或者上海留學的知識分子對魯迅進行評論和介紹。例如,做抗日獨立運動的民族詩人李陸史在魯迅去世的時候寫了一篇哀悼文,用這樣的方式表示支持和認同。

    第二階段是1945年解放到1950年,是一時露面期。此時韓國經歷了美軍政時期及李承晚總統執政,國際進步思想也不斷引入民間,大家在摸索韓國的新出路。在這個過程中,魯迅先生的短篇集韓文版第一次出版,首爾大學文學院也舉辦了魯迅去世11周年演講會。在中國以外的國家為魯迅去世辦演講會,實屬不易。此外,高麗大學戲劇藝術研究會把《阿Q正傳》進行編劇表演,也是難能可貴的。

    第三階段是1950年戰爭發生到1979年,是潛跡期和長期開拓期。到1963年,魯迅《吶喊》和《彷徨》里的作品在韓國得以翻譯出版。1974年之后,這樣的翻譯作品逐漸增多,韓國學界也慢慢出現關于魯迅的研究。

    第四階段是20世紀80年代,是活潑成長期。中國開始改革開放,韓國社會變化也很大,經濟活躍起來。1987年前后,魯迅的雜文被翻譯引進韓國。另外,更加重要的是魯迅對韓國社會民主化運動的影響。韓國的李泳禧先生是當時先進知識分子兼社會活動家代表,后來被稱為“韓國的魯迅”。他用魯迅的雜文深刻揭露和批判當時韓國政治與社會的種種矛盾。魯迅通過李泳禧的巨大影響,被韓國廣大知識分子與學生真正接受,影響力不斷擴大。

    第五階段是20世紀90年代,是成長擴展期。這個階段重要的一點就是有關魯迅的博士論文陸續出現,魯迅的雜文也慢慢開始擴大普及。

    所以,在韓國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魯迅有著不同的時代意義,給民眾和知識分子帶來“希望”。中文學者的介紹,使韓國很多知識分子和民眾認同魯迅的話,許多青年看到魯迅的文章受到鼓舞和啟發。當年的這些青年也成長為韓國民主化運動領袖,活躍在韓國各個領域。

    進入21世紀,則到了第六階段,平淡的擴大深化期。在這個階段,我們走過了對魯迅的熱情認同,開始靜下心來坐在書桌前做研究。這20多年最重要的成果是《魯迅全集》韓譯本20卷的出版齊全。這是海外第二版《魯迅全集》,對魯迅在韓國的普及和傳播有很好的影響。此外還有《中國魯迅研究名家精選集》10卷韓文版的出版,成為韓國魯迅學界的參照系。

    中新社記者:現在韓國的青年人如何認識魯迅?您認為魯迅精神在當下有哪些現實意義?

    樸宰雨:韓國的高考課程里有論述考試,世界名作和文學經典考生們都需要了解。魯迅一定是中國現代文學的重要部分。魯迅的《阿Q正傳》和《故鄉》曾經入選韓國教科書,準備論述考試時也一定要了解。所以21世紀的韓國學生,只要讀過高中一定聽說過魯迅。他們也知道阿Q的形象,并且在日常生活中常用“精神勝利法”等表述。媒體也經常引用“地上本來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這句話。

    正如我之前所說,現在韓國對魯迅的研究已經不同于日本帝國主義時期和軍部政權統治時期,雖有些淡化,但魯迅的批判精神依然有現實意義。魯迅的批判不僅對社會、對他人,還包括對自我和民族的反思,這個非常重要。

    韓國一些人文學者沒有把魯迅當成外國作家,覺得他和我們的生活有關聯。我們會引進魯迅作品里的片段和畫面,當作是生活的一面鏡子;也通過引進魯迅文學,思考如何解決韓國現實中的某些問題,也就是要應付韓國社會生活與觀念上的某些矛盾,重新解釋魯迅的作品。比如我們會在韓國當地的視角上,重新解釋阿Q與精神勝利法。阿Q雖是辛亥革命時期中國農民的典型形象,但其精神勝利法又是人類普遍性的一種體現。同樣,同時代韓國人里面也有阿Q,有過怎樣從阿Q變成自己命運的主人的討論。不過,在21世紀復雜多元的社會里,對“精神勝利法”的解釋,也包括正反兩面,有些人認為這是弱者自我欺瞞的生存戰術,也是社會上“甲乙”關系中“乙”的精神健康法。

    中新社記者:今年是中韓建交30周年,您如何看待文化交往對發展兩國關系的作用?在促進中韓文化交流方面,雙方應該做出哪些努力?

    樸宰雨:韓中兩國早在建國之前就有了交流,我們當時很期待韓中兩國建交,可以開展正式的交流,現在轉眼就到了建交30周年。這30年間,韓中的文化交流發展十分迅速和廣泛,民眾之間的交流也非?;钴S,所以我認為兩國民眾的心理之間沒有大的障礙。當前韓中一些年輕網民在某些話題上有爭議,但是這些小小的沖突不應成為主流。我們應該發揮正能量作用,求同存異,達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繼續堅持人文交流,以民心相通促進兩國政治層面的友好往來。

    具體到我本人的計劃,我從去年初開始參加“亞洲經典著作互譯計劃”,該計劃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上提議。我擔任韓中專家委員會的韓方主席,我們與中國相關單位合作推進人文經典的互譯事業。目前我們已同中方舉行了幾次線上會議,大概決定了本年度要翻譯的兩國各五部書籍,涵蓋文化、文學、美學等領域,盡量在今年8月韓中建交30周年之際出版,希望能以這樣的交流活動推動韓中文化互通。(完)

    樸宰雨是首位被聘任“長江學者”講座教授的韓國文科教授,也是國際魯迅研究會會長,并擔任陜西師范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特聘研究員、中國社科院期刊《當代韓國》韓方主編等職。主要著作包括《史記漢書比較研究》《韓國魯迅研究論文集》《20世紀中國韓國人題材小說的通時性考察》《中國當代文學考察》等,讓更多的韓國人了解中國現、當代文學,了解中國現代文學奠基人——魯迅。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88

  •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