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吳寒:一個“90后”的輿圖時光
    來源:藏書報 | 吳寒  2022年03月29日08:00
    關鍵詞:古輿圖

    吳寒,國家圖書館古籍館副研究館員,文學博士。2017年進入國家圖書館,從事古地圖整理與研究工作,對中國古代文學及文獻、古輿圖及經典圖像等頗有研究心得。多年來,在《文藝研究》《文獻》《文化雜志》等期刊雜志發表文章數十篇,擔任《地圖》雜志“閱讀地球”專欄常駐撰稿人,主編《國家圖書館藏樣式雷圖檔·定東陵卷》,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詩經圖像文獻整理與研究”。

    2017年,我從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博士畢業,入職國家圖書館,2018年開始在古籍館輿圖組從事古地圖整理與研究工作。得益于古籍館良好的學術環境與科研氛圍,幾年工作下來,我的學術視野、研究能力得到了很大鍛煉,取得了長足進步。

    上學時,學院開設的歷史地理學是我最感興趣的課程之一,老師向我們展示的幾幅古地圖使我印象深刻,學院門口掛著的《大清萬年一統地理全圖》也總是吸引我駐足觀看。當時的我沒有想到,自己后來的工作竟然會整天與輿圖打交道。我的研究重心原本聚焦于古代文學及文獻,博士階段主要研究《詩經》及其現代轉型,對于圖像領域雖有關注,但涉獵不深。開始仔細鉆研古地圖這門深奧而又有趣的學問,是進入古籍館之后的機緣巧合。

    翻閱古籍可知,“輿圖”得名的說法眾多,而傳播相對較廣的講法認為,“輿,地道也”,或取《周易》“坤為輿”之義,都指向大地以及其中所含的事理。誠然,從人的角度來講,如果說圖像是一種獨特的語言,摹繪方式反映了人的思維方式,那么地圖作為一種特殊的圖像,則反映了古人如何刻畫地理、想象世界,以及如何看待人與大地的關系。換句話說,古輿圖不只是地理經驗的忠實記憶,也是古人精神世界的生動寫照。這種記憶、寫照擊穿時空,讓我們與前人心靈交映。

    這份感悟,是我在輿圖組深入接觸古地圖后獲得的,伴隨著不斷深入的研究學習,感受愈發強烈。輿圖是一類非常特殊的古籍文獻,由于種種原因,地圖的保存和流傳比書籍更加困難,因此得以傳世的古代地圖極為難得。國家圖書館是國內古地圖收藏的代表單位之一。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在海內外均首屈一指。入國圖如入寶山,跟隨著工作任務與自己的研究興趣,我先后集中關注了澳門古地圖、北京城圖、山岳圖、樣式雷定東陵圖、北運河圖等。這些地圖性質不同,差異不小,每一次研究工作都像一次新奇的探險,帶來新的知識和啟發。

    比如在對館藏澳門古地圖的整理與研究中,我比對了中西古地圖,發現在對澳門的定位方式、圖像視覺中心的選取、提示信息的側重等方面,雙方都表現出了迥異的取向,折射出彼時中西不同的海洋意識及戰略意識。而在對館藏山川名勝輿圖的研究中,我關注到地圖中山岳圖像的獨特表現方式,對比地圖中的綠水青山與繪畫中的綠水青山,既可以看出中國一以貫之的造型傳統,又能看出因用途觀念不同而造成的顯著差異。而在把關注視角聚焦于清代佛教名山圖上之后,我發現幾類地圖互相影響,形成了獨特的時空構建方式,其所折射出的豐富的信仰世界,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了清代佛教的發展情況。

    而記憶最深刻的,莫過于對北京圖的探索研究。在館藏北京古地圖整理項目中,我接觸了從明清到現代的大量北京地圖,這些輿圖中定格了不同時期的北京城市形態,充溢著人們對北京的地理觀念與文化想象,是老北京情懷與記憶的重要載體。而之后與組里的同事一起實地考察,依照《乾隆京城全圖》逐點探訪北京城的邊邊角角。我驚訝地發現,不起眼的角落里蘊藏著豐富的掌故,那些熟悉的街道也都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面,這座我已經生活十多年的城市,還有很多故事等待著我去探尋。調查之余,自己查考史籍,史料線索的加入又再次豐滿了地圖背后的故事。在古地圖、古文獻與現狀的對勘中,北京舊城在我眼前依次打開,從此,這座我每日生活的古城不再平面,它的面貌驟然鮮活立體起來,讓我切實感到歷史的層累疊積。

    研究輿圖,也對我的學術視角產生了重要影響。以往我研究文學文獻較少關注圖像,而工作之后,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翻開曾經研究的《詩經》古籍,其中一頁赫然印著《十五國風地理圖》,這幅圖像為我以前所忽略,而新的視角與經驗讓我突然對此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經過研究,我發現“《詩經》地理圖”及其所連帶的種種《詩經》圖像,包含的思想資源極為豐富,有著非常廣闊的探索空間。故而我借此契機,結合起曾經所學和工作所得,以“詩經圖像文獻整理與研究”為主題,申報了國家級社科基金青年項目。

    在幾年來的工作中,我結識了不少學界的專家,并在享譽業內的《文獻》《文化雜志》《云南大學學報》等期刊發表古地圖相關論文,被《中國文化研究通訊》等轉載,受邀擔任《地圖》雜志“閱讀地球”專欄常駐撰稿人,主編《國家圖書館藏樣式雷圖檔·定東陵卷》。輿圖研究為我打開了新的大門,由此,圖像造型、歷史地理都成為了我的興趣。而對這些內容的學習收集,不僅作為我的工作內容,也成為我的生活方式。家中的書架已經大量放入圖像學、歷史地理學的相關書籍,在生活中遇到古地圖,我也會特別留意。疫情前去伊朗旅游,恰逢伊朗國家圖書館展出伊朗古地圖,其中一套古地圖繪制方式非常特別,我拍攝了不少資料,計劃將其與世界其他文明的古地圖對觀,思考在現代地圖學成熟之前,人們在探索世界的過程中,是如何將廣袤無垠的自然空間加工為人們頭腦中的人文圖繪的。

    古籍館輿圖組是一個古老又年輕的團隊。1909年,清學部將內閣大庫百余種明清繪本地圖撥交京師圖書館,是國家圖書館地圖特藏的肇始。1929年,輿圖部正式成立,幾經風雨已經走過了近百年,這份傳承難能可貴。而今天,輿圖組也聚集了一群優秀的、年輕的專業人才,翻閱輿圖組的博客“咫尺天下”,大家憑借著對輿圖工作的熱愛,一直在從事各類實地調研工作,向社會各界介紹輿圖方面的知識,和學界的同好、同道互相交流。我很珍視進入輿圖組研究學習的經歷,它為我打開了新世界,為我的學術與生活增添了新活力。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88

  •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