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藏在咖啡館里的上海歷史
    來源:解放日報 | 孫鶯  2022年03月29日07:56

    近代以來,咖啡館逐漸成為上海城市的重要標志,如同茶館之于北京??Х瑞^的意象也競相出現在文人的筆下,如田漢的《咖啡店之一夜》、魯迅的《革命咖啡店》、郁達夫譯《咖啡店一女侍》等。還有一些或主動或被動承擔革命任務的咖啡館,最知名的莫過于公啡咖啡館、上海珈琲店等??梢哉f,上海選擇了咖啡館,咖啡館又豐富了上海的歷史風景。

    “一個安全的聯絡處”

    1917年至1937年,上??Х葮I迎來繁榮階段。當時的咖啡館,主要分布于南京路、靜安寺路、北四川路、愚園路和霞飛路,大多為外僑、富商的居住區域和商業繁華地段。

    尤其是霞飛路周圍,咖啡館的分布極為稠密。上世紀30年代中期,霞飛路兩側知名的咖啡館有弟弟斯咖啡館、卡夫卡斯咖啡館、文藝復興咖啡館、君士坦丁堡咖啡館、雷勃斯咖啡館等。

    在中西文化融合的過程中,上海的咖啡館既保留西方咖啡館的經典特色,也經過本土文化的積極改造,融入了上海市民的生活方式、價值觀念、社會心理、審美觀念以及倫理模式。

    最明顯的是,為了適應中國人的飲食習慣,很多咖啡館除了提供西式糕點之外,還兼售中式點心。比如,上世紀30年代南市的蓬萊咖啡館,招牌是咖啡、咖喱豬排和寧波湯團。這家咖啡館的老板寧波人陳仁官,是巴金的岳父。又如,南京路上的精美咖啡館,以咖啡和淮揚點心而出名。

    弟弟斯咖啡館以咖啡香醇、西餐精致和蛋糕細膩而出名,地理位置佳,墻上有俄羅斯風格的壁畫。商界、政界、文藝界人士常在此聚會閑談,咖啡館從早到晚基本上座無虛席。中共地下工作者曾把弟弟斯咖啡館視為一個安全的聯絡處。

    1932年夏,劇作家洪深與明星影片公司老板周劍云約請夏衍、錢杏邨、鄭伯奇在霞飛路弟弟斯咖啡館見面,席間正式聘請3人擔任明星影片公司的編劇顧問。由此,揭開了中國電影史上“黨的電影小組”序幕。

    從1951年《亦報》刊登的廣告來看,此時的弟弟斯咖啡館保留了制作精致西點的特色,有蛋糕、泡芙、冰激凌、巧克力、水果沙拉等,還提供電話訂購的服務,即買即送。

    咖啡館的出現,對于中國傳統的茶樓、酒樓等造成了巨大沖擊。傳統上,茶樓是品茗會友之地,酒樓是宴請聚會之地??Х瑞^因兼具多種功能,而迅速成為滬上聚會的重要場所。

    留學法國的曾虛白、邵洵美、徐志摩、張若谷等,更把咖啡館視為都市摩登生活的象征。張若谷常去霞飛路上的咖啡館。在《咖啡座談》散文集中,他這樣寫道:除了坐寫字間,到書店漁獵之外,空閑的時候,差不多都在霞飛路一帶的咖啡館中消磨過去?!拔抑粣弁瑤讉€知己的朋友,黃昏時分坐在咖啡館里談話,這種享樂似乎要比絞盡腦汁作紙上談話來得省力而且自由?!?/p>

    這些政治上各有立場的人,在文藝思想上大致可分為浪漫派、唯美派、寫實派、新感覺派;就留學背景而言,有留法的,有留日的,有留美的。但共同的一點是,他們都常去咖啡館聚會、工作,因而也就難免帶有某種相近的精神特質。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四川北路上的公啡咖啡館,因為魯迅、馮雪峰、夏衍、田漢等常在這里開會,故被譽為“左翼作家聯盟的搖籃”。

    呈現時代的過渡性

    文章開頭提到的《咖啡店之一夜》,是田漢創作完成的獨幕劇。

    劇作一開篇,就對咖啡館作了細致的描繪:精致的小咖啡店,正面有置飲器的櫥子,中嵌大鏡。稍前有柜臺,上置咖啡、牛乳等暖罐及杯盤等。臺左并有大花瓶。正面置物臺的右方通廚房及內室,障以布簾……右方置一小圓桌,上置熱帶植物的盆栽……室中于適當地方陳列菊花,瓦斯燈下黃白爭艷。兩壁上掛油畫及廣告畫。

    《咖啡店之一夜》的價值在于,表達和揭示出了近代都市里的非現代婚戀悲劇。這與時代背景有所吻合——現代與傳統、西化與封建、時髦與守舊之間的沖突??Х瑞^是西化的、時髦的,咖啡館里所發生的故事卻是傳統的、封建的,由此呈現出時代的過渡性。

    這部戲一出現,便引起青年人的共鳴。各地劇社、劇團紛紛排演,如復旦劇社排演的第一部戲就是《咖啡店之一夜》、南開中學劇社在1928年也排演了這部戲、燕京大學劇社因排演這部戲獲得了比賽的一等獎。

    由此,田漢開始在話劇界嶄露頭角。之后,咖啡和咖啡店的意象,以不同的體裁在他的創作中不斷出現,如自編自導的第一部電影《到民間去》。

    影片一開始,就是幾名具有革命傾向的青年學子聚在一家咖啡館里,歡迎一位俄國革命詩人。這一聚會場所的安排似乎頗有深意:有追求、有理想的大學生,不能當慷慨激昂的口頭派,而要采取實際行動,從浪漫的咖啡館走向現實,體察民間疾苦,與民眾同甘苦。

    可以起耳目的作用

    1928年,日本作家村松梢風(《魔都》的作者)來到上海,他注意到北四川路上有一家很有情調的咖啡館:

    底層是書店,三樓是咖啡館。這是一間四方形的大屋子,放置著大理石的桌子和坐起來很舒適的椅子。這家店雖只賣咖啡和酒,但你若想點菜,也可從別的菜館里叫來。

    這家店的特色是使用女招待。這些女郎穿著西式的皮鞋和衣領很高的閃光衣服,剪著短發而在前額垂下一大片劉海,“一臉的滄桑世故”。

    村松梢風說的“底層的書店”,是創造社門市部,地址在北四川路老靶子路518號。這是創造社出版部為躲避當局審查與暗探盯梢第三次遷址的結果。

    三樓“使用女招待”的咖啡店,則是創造社同人開設的上海珈琲店?!扮飕i”,為咖啡的日語音譯詞。創造社的重要成員如郭沫若、田漢、郁達夫、成仿吾等,都曾是留日學生。

    1928年1月15日,創造社后期的重要刊物《文化批判》創刊。在這份刊物中,創造社公開提倡革命文學,強調革命理論的重要性。成仿吾更是在創刊號中提出,《文化批判》的任務就是“從事資本主義社會的合理的批判”。

    這些觀點引發國民黨刊物《青年戰士》的猛烈攻擊,并招致當局的出版審查直至???。之后,創造社也遭到查禁。但創造社成員并未被當場逮捕,這就要歸功于樓上的上海珈琲店了。

    原來,上海珈琲店一方面作為文藝界接頭、談話的場所,另一方面也可以起耳目的作用。創造社被封的時候,創造社成員沒有遇到當場逮捕的危險,就因為上海珈琲店方面及時通知的緣故。

    “驚愕這樣一個老人”

    1930年2月16日,魯迅在日記中寫下“午后同柔石、雪峰出街飲加菲”?!凹臃啤?,也是咖啡的譯名之一。在近代上海,外來音譯詞并未統一,因譯者、地域、方言的不同而有著多種多樣的譯法,如“加非”“考啡”“磕肥”“架啡”“高馡”“枷榧”等。

    魯迅和柔石、馮雪峰“出街飲加菲”的地方,是北四川路多倫路上的公啡咖啡館。其實,他們是去參加中共黨組織召集的“左聯”籌備人員會議。

    公啡咖啡館有兩層,樓下賣糖果,樓上有兩間小房間可以喝咖啡和冷飲。老板是外國人,顧客大部分也是外國人,故巡捕和包打聽不會輕易登門,比較安全。據夏衍回憶,籌備會一般每周開兩次,有時隔兩三天,地點幾乎固定在公啡咖啡館二樓一間可容納十二三人的房間。

    1930年3月2日,“左聯”成立大會在公啡咖啡館召開,選舉沈端先、馮乃超、錢杏邨、魯迅、田漢、鄭伯奇、洪靈菲為執行委員。

    不過,魯迅去得最多的咖啡館,并不是公啡咖啡館,而是北四川路拉摩斯公寓底樓的一家白俄咖啡館。在日記中,魯迅將這家咖啡館記作“奧斯臺黎”。魯迅和咖啡館老板很熟,而且內山書店就在斜對面,相距不足百米。魯迅與朋友秘密會談時,常約見于此地。

    1933年12月20日,周揚、魏猛克、葛琴等人先在內山書店里與魯迅相見,然后一同去了“奧斯臺黎”咖啡館,談了數小時。

    葛琴在她的小說集《總退卻》后記中寫道:“當我從咖啡店出來的時候,除了滿意以外,更驚愕中國現在還有這樣一個青年的老人?!?/p>

    魯迅與蕭軍、蕭紅的第一次見面,也是在“奧斯臺黎”咖啡館。蕭紅在《魯迅先生生活散記》中對這家咖啡館是這樣描述的:只有門面一間,在門面里邊設座,座少,安靜……魯迅先生常到這小吃茶店來。有約會多半是在這里邊,老板是白俄,胖胖的。中國話大概他聽不懂。

    “奧斯臺黎”咖啡館所在的拉摩斯公寓,今更名為北川公寓,一樓沿街商鋪里未見咖啡館痕跡,但梧桐樹還在。

    從一定意義上說,藏在細節之中的歷史往往更真實、更直觀。對上海而言,咖啡館乃至電影院、報館、醫院、新式學校等融合中西文化元素的場所,不僅是一種城市建筑文化,還可謂城市精神的內核所在。

    (作者為上海市閔行區圖書館副研究館員)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88

  •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