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古靈魂》出場:青年讀者的回響
    來源:中國作家網 |   2022年03月29日09:44

    2022年初春,張銳鋒近兩百萬字的長篇散文新作《古靈魂》,以節選連載形式,陸續在《山西文學》《廣州文藝》《作家》《大家》等多家雜志刊出。在這部架構精微的散文長卷中,中華文明軸心時代的先聲階段和遠古盛世的典范形態——西周,第一次獲得了文學化的全景呈現,數百位見諸紛紜零散的史載和傳說的歷史人物,匯合在從當時享有會盟諸侯、尊王攘夷之威的晉的興衰變亂流脈來觀照和折射世道人情的聚光燈下,以各自綿密細膩的內心獨白,交織成一片穿透話語言辭、叩問靈魂奧秘的眾聲喧嘩。就文本分量和作品肌理看,《古靈魂》都堪稱張銳鋒個人的集大成之作,同時,也代表著整個新散文潮流在題材開掘和文體探索方面的又一次大規模突擊。

    為傾聽年輕讀者初讀《古靈魂》片斷的觀感和體會,特就如下問題,對十余位80后和90后文學或藝術專業的博士、碩士和在讀研究生,征詢了意見。

    1.文本的可讀性——好讀不好讀?

    2.個人的閱讀收獲——你從中讀出了什么?

    3.對文體特質的判斷——這樣寫歷史題材好在哪兒、不足在哪兒?還算不算散文?

    4.對寫作方式的評價——相對其他作家其他體裁常見的歷史題材寫法有無新意?對賦予古人明確細膩的心理活動和歷史現場感觸這種寫法,有何評判?

    ——李林榮

    朱慧(文學博士、大學教師):

    1.可讀性方面,文辭優美,作者筆法嫻熟,我的整體感受是作者的古代文學素養很深,但是文章通讀下來給人一種現代白話文的優美翻譯感,就是像“風騷”作品和《說文解字》的再翻譯,把《黍離》《無衣》《國殤》等古詩文作品進行了白話文的再聯想描繪。

    2.我讀下來覺得文體方面屬于散文特質,盡管文章采用了多重身份口吻,有小說似的敘事描寫,但并不具有小說那種強烈的故事性,所以我覺得還應歸類散文文體。

    3.這種用今人的文學浪漫遐想寫歷史題材的同類作家讓我想到了余秋雨,但余的文化游記偏向實地的歷史暢懷遐想,張作家的偏向案頭古詩文的歷史遐想。

    我喜歡小說和電影具有強烈故事性書寫的,特別對人性有細節描寫的,讀著帶勁兒,就像魯迅《鑄劍》里眉間尺殺死一只老鼠時的猶疑就很觸動人心。對這種文辭優美、內容主題稍許宏大的散文,我不是太喜歡,讀起來感覺有些許煩悶。但作者語言書寫確實優美。這兩學期我教學生讀《詩經》,從戰士、農民、士大夫等視角描寫戰爭、祭祀、祈愿的詩詞比較多,所以看了第一篇覺得像是用白話文的優美遐想在轉譯《詩經》。

    朱少華(文學碩士、編?。?/strong>

    1.好讀,細膩,可能由于節奏慢,若是讀得多了,遇到表達形式和內容相似的地方,會覺得有點重復

    2.文體方面我覺得還是散文,細膩程度、感受性和視角的豐富性優于讀過的其他相似作品,從個人期待來講,會覺得缺少一些解析性或思辨性的內容

    蘭爽(在讀碩士生):

    1.閱讀起來很順暢,表達上沒有特別繞的地方。雖然有不同群體的區分,但基本上訴說的口吻差別并不大,或者說思考的方式沒有很大變化,每節讀起來不會太跳躍。不過當轉述事件而非以群體身份自言自語的時候差別就明顯些,比如節選三的“老人、農夫、孩子”跟節選一的“孩子、農民、老人”口吻比起來更有演繹的氛圍。 2.我覺得還是算作歷史題材的散文,內容上還是散文家轉換面向時的見識與感悟,并豐富了視角的采用,現在與過去、猜測與(文中的)事實的調度。比如“歷史學家、考古學家、文字學家”雖然在具體的對“晉”的解釋上有差別,會對這個問題辯論,但他們根本的歷史觀是相似的,觀點即作者表述過幾次的內容。 3.比起明顯的全知全能視角,這里的全知全能感是隱秘而交錯的,有可能要拼合、對照話語的線索或是自己去了解歷史記敘,這樣讓人多走幾步的感覺我個人挺喜歡。不足的地方我覺得是在事情沒有推進的情況下寫“御戎、舟虞”時的相似感。以及心理描寫細致,但現場感觸在思辨層面更深入的問題。

    王楠(在讀碩士生):

    我的閱讀感受,相比學長學姐們的感受而言可能太過淺顯表面了。

    之前不管是讀散文還是小說,都會在閱讀過程中產生很多聯想,猜測接下來的情節進展或者人物心理,但在這篇文章中我感覺這種情況出現比較少,作家的筆觸很能涵蓋讀者的疑問,留白設置的相對比較少,細節豐富,只要緊跟著作家的思路就能進入他所描繪的那個歷史現場,接受他想表達的態度和意義。

    讀完我覺得值得學習的地方,一是作為散文家,作者在誠實對待歷史的基礎上,用獨特的文學語言去對歷史細節進行想象和再創造,賦予現代人的眼光和思考。二是作者的敘事能力很強大,體現在文章中就是放大了語言的功能,對待歷史情節采用的是細膩的描繪而不是粗糙的講述,借助不同的歷史身份去轉譯自己關于生死、過去與將來的態度,這里有點感覺這些人物角度是為了他表達自身情感和思考服務的,不像之前讀過的《梅妃》那樣從旁觀者的角度揣度已經存在的、有名有姓的歷史人物的心理和情感,然后反映時代或是主題的散文。

    林瑋(文學博士):

    1.總體而言,我認為可讀性還是比較強的。從行文上能感受到作家的散文功底,閱讀時能夠感受到文章詞句的節奏感。這種節奏感也能讓我在閱讀中更集中地去跟隨作者的筆觸。我是在晚飯后細讀了老師發在群里的第一篇、節選之一,粗略讀了剩下的幾篇,有時飯后看論述節奏非常緊湊的文章時、或是被譯成中文的散文,偶爾會有讀著讀著還要翻回去重讀幾次理清思路的情況,今天的閱讀感受是非常通暢、閑適、親切的,可以感受到文字背后作者的溫度。

    就自己粗略的感受來說,我讀出了張老師想要以自己的方式把握“時間”主題的野心?!肮澎`魂”這個題目一上來就涉及到了“古”與“今”之間的豐富關聯。

    文中出現了“歷史研究者”“文字學家”“詩人”等“現代”的視角,他們試圖從歷史的痕跡中攝取古老時空的信息。文章也出現了大臣、史官、王侯將相等“歷史”的人物視角,他們對于“未來”抱有某種敬畏和急迫,他們仰賴天象、天神、夢境,晉穆侯、天子等人向往能夠改變事態、被歷史及后人銘記。除此之外,文中還有“老人”“孩子”“盜墓者”等視角,這些也是我認為最有意思的一類視角,帶有一種凡常卻仍置身某種其中的感覺。綜合這三種視角給我的感覺,我讀出了“人”相對于宏闊“時空”的一種……既能動又無力的感受。

    歷史研究者、文字學家、詩人都試圖通過某種介質去捕捉一些“古靈魂”,去“通過曾經的生活推知現今生活的意義”;王侯將相試圖通過天象、天神感知“未來”,通過子孫繁衍、歷史記錄的方式在后世留下自己的痕跡。和他們相比,“老人”“孩子”仿佛擁有更多的“當下”,他們對于過去或未來的感受都是混沌的,這似乎使從他們視角呈現的思考具有了更多的“當下感”。人能夠自發地去回溯過去、以各種方式留下自身的痕跡,但從文章整體的氛圍來看,這種努力好像仍舊是虛無的。我覺得自己從中感受到了個體面對“當下”與宏闊“時空”的不安和困頓,以及依舊想把握住什么的努力。

    2.我認為體裁上應該還是散文。我更傾向將這些文章看成是圍繞著“時間”“歷史”“當下”這些宏大主題展開的散文書寫,敘事只是在這過程中采用的一種手段。我其實沒讀過特別多的歷史題材散文,腦子里一下想不到參照,暴露了自己的短板,這個問題還得虛心看師姐、師妹、師弟們的回答。

    對于賦予古人明確細膩的心理活動和歷史現場感觸的寫法,我個人不覺得是古文獻今譯。張老師在文章中多次表達了不同人群對于“歷史”和“時間”的復雜感觸。比如:“世界上的任何一塊石頭,可能都是一個充滿了不信任的故事結局”“它們用這樣的碎片,代表了消失了的生活”。所以我傾向于認為,這些歷史敘事并不是為了今譯文獻或者講述歷史故事,我感覺這種敘事服務于一個更大的意圖,也許是把握“歷史”或“時間”的意圖。

    歐陽軍(在讀碩士生):

    1.按篇目中的每篇加以細讀,文筆精美,且視角的變換有攝影文學的靈動感,作品的節奏有滯緩感,貼合于對古代的時空的描繪,而整體來看,每一篇都是互相聯系的,文中人物共同建構一個歷史的大現場,但人物個人的歷史現場感覺是斷裂的,斷裂與聯系共同帶給閱讀者一種更深層次的思考,吸引讀者追根溯源。

    2.從文體來講,個人覺得依舊是散文的形式,但讀來卻介于小說與散文之間,其中對每一個人物的敘述,有小說中人物塑造的筆法,且并不是連續的敘事,這使得在人物塑造共同凸顯出古靈魂的散文主題。

    3.歷史題材容易使讀者因為時代的隔閡無法切實感受,作者文中大多是第一人稱的口吻,作家于讀者而言,成為了一個引領者,本文在處理視角上,虛實結合,歷史人物個人感受的構想,與文字學家、歷史學家等的實證,交錯之下,為讀者開辟了一個古代時空的場域。

    任澤南(文學碩士,編輯):

    1.我細讀的是發表在《廣州文藝》上的這篇,作者言語細膩、娓娓道來,整體感受可讀性很強。讓人眼前一亮的是,作者選用了文字學家,晉穆侯、大臣、農民多個視角闡述同一段歷史,就像是用幾塊拼圖拼出完整的事件,增加了閱讀的樂趣和體驗感。

    2.我感受到的是一種無力感。不管是現代還是古代,這種無力感充斥在整篇作品中。文字學家沒辦法通過編鐘上的文字詮釋歷史事件的答案;農夫和大臣是戰爭的旁觀者,他們有想法卻無處表達,只能關注好自己。而晉穆侯,他雖然主動參戰、親歷戰爭,甚至把孩子的名字叫做“仇”??雌饋硭亲钪鲃?、最有行動力的人??墒菓馉幷娴氖撬麅刃牡男枨髥??我保留了自己的懷疑。

    我懷疑的原因是晉穆侯口中的“應該”和“必須”兩個詞。他說“我應該像我的父親一樣,建立卓越的功勛,獲得天子獎賞?!薄盀榱诉@次征戰,我必須放棄所有的柔情?!薄耙粋€人應該是有用的,必須讓人生發出光亮?!?/p>

    這些“應該”和“必須”是誰要求的,我們不知道。也許是君王的傳承,是古靈魂的寄托,每一任君王都有太多的“應該”和“必須”要去做??墒敲鎸馉幍乃纻?,晉穆侯是恐懼的,這些恐懼在他的言辭中一閃而過,因為在君王的古靈魂中,恐懼不符合君王該有的感受。作為一個君王,晉穆侯沒有給自己留一絲機會成為他自己。即便他有了新生命傳承的喜悅,但他也第一時間把孩子和君王的靈魂掛上鉤。晉穆侯沒有一刻在做他自己,這就是我眼中他的無力感。

    3.在我看來,這還是一篇散文,它雖然借鑒了一些小說多視角敘事的創作手法,但文章沒有像小說一樣把具體的事件或故事呈現在讀者眼前,而是通篇只給出事件的輪廓和一些細節。它傳達的是一種內心的情感,而不是事件本身。

    姚雯祎(文學碩士、記者):

    1.按順序讀了前三篇,即《古靈魂》《之二》《之三》,對于我來說,可讀性是依篇遞進的,初看時感覺有點不知所云,作者想要傳達的東西很豐富很細碎,而且筆法有點跳脫,容易渙散閱讀時的注意力,但是看到了后面兩篇,就大致明白了,作者似乎有意重構一段歷史,他選了幾個意象,比如編鐘、弓箭等,切換到不同人的視角,然后徐徐展開,把自己的感受和遐想編織進去。這部作品不是那種能夠在地鐵上能看進去的文學作品,必須正襟危坐才能讀進去,接受了作者的寫作手法之后,閱讀起來就變得有趣味性了。

    2.1)作者的歷史和古漢語功底深厚,而且已經深厚到有能力推測許慎在作《說文解字》時的思考的程度。

    2)作者的創作方式很特別,比如以不同的人的視角對同一件事進行詮釋,這在小說和電影里是常見的創作手法,但是在散文里沒那么常見,算是散文中的“蒙太奇”吧,可見作者還是嘗試了一些個性化的寫作手法,沒有囿于原本的散文創作方式,還是很有野心的。

    3)作者善于將不同的人符號化,不賦予真正的思想,文中人的思想都是身份帶來的固有觀念,而不是基于個體產生的,比如作為晉穆侯:“對于我來說,這個名字沒有絲毫的價值,只是在很小的時候有很少的人這樣稱呼我,以后就沒有人敢叫我的名字了?,F在我已經貴為國君,在一個國家,國君只有一個,而他的臣民卻有很多很多,難道還需要給他一個獨特的名字讓別人來辨認?”弱化人的主觀能動性和個體特性,增強人的階級屬性,讓人成為階級的喉舌,又如:作為大臣——“我一開始就已感到擔憂,但一個大臣的權力是微弱的,你所說的話實際上并沒有什么重量,就像羽毛一樣隨風飄去了。如果你所說的,恰好是國君所想,你所說的話才獲得力量,這意味著你的話不過是替國君說的,而不是自己說的?!弊x來有種“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階級感,其塑造的并不是真正的“人”的概念,而是一種符號的概念。

    3.如此頻繁使用第一人稱寫歷史題材,優點是會拉近歷史與今人之間的距離,讓讀者有機會和歷史面對面。另一方面又虛構了一些內容,讀起來既能和真正的歷史對應上,又存在一定程度的天馬行空的遐想;每一個意象都是歷史的訴說者,既在說歷史,又在抒發作者自己產生的情感和追問(由于在這方面閱讀量少所以沒有具體的參照,所以就不表達不足之處了)。在我看來這部作品沒有情節上的起承轉合和人物的復雜性,所以還是要歸于散文行列,是有史詩特質、架構宏大的歷史題材散文,而且不知為何,作品里對戰爭的描寫讓我聯想起了黃震遐的《黃人之血》……

    王瑤(文學碩士、國企職員):

    1.可讀性方面:節選部分文筆細膩,閱讀起來自然流暢。我個人猜測,如果是比較心急的讀者,可能會覺得節奏有些緩慢,但也正因如此,一旦細細讀下來,沉浸到作者營造的氛圍中,反而更不容易抽離,所以可讀性還是比較強的。

    2.閱讀感受及收獲方面:我細讀了節選之二,粗略瀏覽了一和三。節選二中的“我”多次轉換視角,以“唐叔虞”、“農夫”、“鑄銅師”、“屋匠”等古人的口吻,多次提到自己“看”到,和大量“感受”、“意識”到的場景和心境。作者不僅是引領讀者回溯古代歷史,更是以一個觀察者、體驗者的狀態,傳達他對過去的想象;但穿插著的“歷史學家”、“詩人”、“考古學家”等當代學者視角,又讓人覺得其并沒有在古時的想象中一味沉陷下去,而是在時空交錯和身份變換中有更加深入的思考和體察。但幾個當代學者的視角似乎或多或少顯示出些許消極的跡象——他們都在努力追尋歷史真相,但已意識到自己或許很難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但恰巧是他們這種看似“明知不可而為之”的“追尋”,又隱約透出一種并未放棄探求的積極。古靈魂之古,看似觀的是歷史,但或許也可借古人之口通今。我在想,是否可將其看作是一種實驗性的表達,作者跳脫出單一的“古”或“今”,嘗試在時間的限制之外進行更加深度的思考。

    3.文體特質方面:我認為這是一篇散文。比起連貫地講述人物成長或敘述故事情節,作者對事物的描寫細節到甚至有些瑣碎,更多是在展開想象,表達心境和情感。但在歷史這個宏大的題材中,作者展現出了個人的情感體驗,并不局限于對歷史文獻的簡單翻譯。

    胡炳垠(藝術碩士、導演):

    我覺得好讀。一開始我覺得像歌劇,而且旁白被分成了不同角色。我也確實想了,這還是散文嗎?最終我覺得是的。一是因為我覺得每個人物里都有明顯的作者的影子。還有我覺得這部作品有點像作者的“尋根之旅”,是去家鄉久遠的歷史里找自己的基因。從前我會覺得,不同的地方真的有那么不同嗎?哪里不是都有各種各樣的人嗎?當看到作者寫祖先的血也會融入土地,影響長出的莊稼(印象中的大意,手機打字沒能引用,老師見諒),忽然覺得也許是這樣的,聯系到表觀遺傳,科學實驗已經證明,祖先的經歷就是會通過基因表達影響幾代人。還有一種收獲就是語言上,張老師一如既往語言非常講究,有時就像詩一樣,比如慶鄭死前的“我就是”段落,讓人感慨,每個人都會死,但只有理想主義者才會有這樣的高光時刻吧。

    在看開頭部分時,我也注意到了現代人身份的敘述者。前面的章節幾次出現了樹枝分割天空,碎瓷片,讓我覺得一定是有深意的。當時想,如果說歷史人物的登場是史詩,是歌劇,那不同身份的現代人對歷史人物、事件的思考,就像是旁白,但又不僅僅有交待敘事的作用,它有正向的補充,也有反向的消解,其實歷史人物的敘述也是來自于作者的想象,現代人的思考也是作者的思考,他們之間形成張力。如果歷史是一片天空,他們就是分割天空的樹枝。被分割的天空成為一個個碎瓷片,因其不完整而引發了無限的想象,就像天空一樣深邃悠遠。不過再往后看,又覺得這些可能并沒有那么重要。

    看到現在,并不會覺得他們口吻相像了,人物的個性都很鮮明。當然狐偃和趙衰在跟著重耳逃亡的初期,會有點相似,有一段好像作家都搞混了。

    西周真是亂得驚人啊,我讀著常常驚訝,一搜索又都有相關記載。從一開始剪桐封弟就有跡象顯露,到后來突破長子繼承的祖制,也有反復強調后世都會在這陰影中,確實是一步步走到禮樂崩壞的。最初的君侯坦蕩,卻見到百姓艱辛,此后很長時間里每一代國君都痛苦空虛,其他人不管是農夫、工匠、流浪者,全都自由實在,自得其樂。

    閆銘(文學碩士、公務員):

    1.可讀性:初讀這篇散文的前兩個章節我有些浮躁。但在看到《老人》這一小章節就能沉浸在文本中了。閱讀過程中由于各種述說身份的轉變我會有種“斷裂”感,但由于文本的心理表述方式較一致,不同群體的區分有小標題來明確,又有種和諧的串聯感。閱讀過程中很有樂趣,特別像看電影,小標題就像電影的一幕,以不同人物的視角、內心活動可以拼湊出一個完整的故事。

    2.閱讀收獲:讀完我感覺在他的創作中,有種對現實的沖動的克制,以深度思考的方式透視生活,探尋生活本真。只有土地是真實的,古人、今人的連接是靠物質來感應的,古之精神于今之精神的闡述是夾雜了今人的思想的,古靈魂也是今靈魂的映射。

    3.文體特質:我覺得可以算作散文,他雖用了多視角來敘事,但多視角敘事并不僅僅屬于小說。

    2022年3月輯錄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88

  •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