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馮瑪麗的玫瑰花園》:狂放的文學之心
    來源:中國婦女報 | 吳玫  2022年03月29日09:40
    關鍵詞:樊健軍

    《靈魂盤旋》的開場大戲,猶如平緩流淌的日常生活突然絕了堤,在其中沉浮的已成常態的各種生活瑣屑,不由分說地奔涌至豁口,在你爭我奪中好戲上演……

    為小說集《馮瑪麗的玫瑰花園》篇目選擇事宜,我和作家樊健軍互加了微信。他不像我喜歡在朋友圈嘚瑟自己的日常,但偶爾露面也多少讓我看到了一個作家寫作之外的生活狀態。既然成了微信朋友,我們難免私聊幾句,樊健軍給我的最深印象是與其作家的社會地位有些不對等的謙遜。謙遜的釋義是謙虛恭謹,有謹慎的意思,于是我腦補了樊健軍的日常,克己地過著按部就班的小城生活。

    要么在習以為常中隨波逐流,要么表面平靜內心狂野,樊健軍選擇了后者,只是,他以小說創作來釋放他狂野的內心活動,所以,由8篇小說組合而成的小說集《馮瑪麗的玫瑰花園》,維度多元、層次豐滿。

    8篇小說包括《內流河》《后遺癥生活》《鏡子的禁忌》《夢游樓》《靈魂盤旋》《鐵皮幻想史》《馮瑪麗的玫瑰花園》和《追風箏的女人》,它們分別講述了因孩子先天失聰導致夫妻失和的故事、因丟失一條寵物狗而雞飛狗跳的家庭生活故事、不得已以非常手段贍養失智父親的女人遇見特殊客人后發生的故事、鄉野里一棟雕花樓里上演的故事、貌似灑脫其實內心苦悶的姑媽的故事、一群小鎮文藝青年的魔幻成長故事、上有自有主張的母親下有女兒丈夫遠走他鄉的中年女性的尷尬故事,以及一個女孩不肯因循父母鄉鄰的生活軌跡而特立獨行的故事。8篇小說,沒有一篇的題材是重疊的,所以,通讀這本書的過程中,我一直在疑惑,是我對小城鎮生活的認知出了偏差,還是樊健軍為釋放豐富的內心世界而在虛構小城生活時加了碼?如若是后者,小說家樊健軍無疑是名副其實的。

    要從8篇小說中選出一篇狂野指數最高的,應該是《鏡子的禁忌》。由女人的父親、女人和男人等三個主要角色結構起來的小說,因為女人的父親是個失智老人,《鏡子的禁忌》其實是一個女人與一個男人的“二人轉”。如此構思一篇小說,樊健軍的《鏡子的禁忌》不是第一篇,但是,讓一個女人走投無路之際以出賣肉體來維持自己和失智父親的生計,讓一個男人在愛妻意外變成植物人后為維持體面的公眾形象只好偷偷解決肉體歡愉,足見樊健軍的虛構打破禁忌的力度!小說家尤嫌不夠,竟然讓男人在與女人偷歡的房間里豎起了一面大鏡子。在小說的世界里,鏡子的隱喻非常豐富,《鏡子的禁忌》中的鏡子也如此,不過,這面鏡子最震撼讀者的“隱喻”,是在平靜如水的小城鎮過著波瀾不驚日子的樊健軍,所貢獻的虛構的能量。這個能量,將絕境中的男女困獸猶斗的狀態表現到了極致,由此帶給讀者的沖擊,像是被后來碎了一地的鏡子刺破了靈魂一樣,疼痛難忍。

    閱讀過程雖倍覺刺激,《鏡子的禁忌》卻不是8篇小說中我最喜歡的一篇。

    姑媽49歲那年的某一天,賺了大錢的姑父照例又在天涯海角尋花問柳,姑媽也像過去的大多數日子一樣在家里約了一桌麻將。就在姑媽自摸到本城歷史上第七副大牌“七姐妹”后問牌友討要他們兜里的鈔票時,屋外樓下有人高喊有姑媽的電話……

    這就是小說集《馮瑪麗的玫瑰花園》中我最喜歡的《靈魂盤旋》的開場大戲,猶如平緩流淌的日常生活突然絕了堤,在其中沉浮得已成常態的各種生活瑣屑,不由分說地奔涌至豁口,在你爭我奪中好戲上演……就此以為《靈魂盤旋》會是一篇爭奇斗艷的小說的讀者,一定是忽略了開篇第一句話,“姑媽的晚年從姑父離世的那天開始”。以被姑媽領養的侄女小鳡魚的口吻敘述的《靈魂盤旋》,其實只是想講一個女人被丈夫甩出了夫唱婦隨的生活軌道后,是如何安頓好自己的身心又是如何憑一己之力平衡好與己相關人和事的故事。而讓小鳡魚站在姑媽進入晚年的節點來比對盛年姑媽和晚年姑媽,應和的是小說的篇名“靈魂盤旋”。

    自摸到“七姐妹”后問牌友討要“賭資”時的姑媽,非常跋扈;弟弟去世后為領養侄女與弟媳婦交鋒時的姑媽,非常強勢;得知自己那身在海外的兒子對待金錢和親情態度的姑媽,非常決絕……那是被發財了的丈夫遺棄后一個女性自保的姿態,但跋扈過、強勢過、決絕過的姑媽,終究有著一顆善良的靈魂盤旋在心里。所以,丈夫意外死亡后錢袋子迅速鼓脹起來的姑媽會那么不留痕跡地照顧周邊的人們,領養小鳡魚、善待保姆,不再為難小鳡魚的生母,更不會像49歲那年在麻將桌旁當即就讓牌友下不了臺。

    假如說,一次次地讓小鳡魚送錢給拉京胡的老頭之舉還夾雜著一絲絲私情的話,那么,幾次冒充瀕死之人的至愛無償地將臨終關懷送到病床邊,則是樊健軍寫給姑媽的最驚人一筆?!澳荒茏寗e人生活在您的謊言中”,小鳡魚以此為由想阻止姑媽繼續那折損自己健康的舉動,“我沒有欺騙任何人。我只是欺騙了自己”,姑媽微弱但堅定的回復,更像是替自己忽而山腳忽而山頂的過山車般的人生,做了一次言語樸素但意味深長的小結。

    無非是一個被婚姻欺騙的女人如何把控好自己繼而學會做好自己的故事,我讀過的類似故事,樊健軍的《靈魂盤旋》不是第一個,但它依然是小說集《馮瑪麗的玫瑰花園》中我最喜歡的一篇。為什么?一個被作家們寫了又寫的題材,經由樊健軍汪洋恣肆地虛構,竟然能如此新意迭出。由此,也旁證了謙虛的樊健軍,有著一顆多么狂放的文學之心。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88

  •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