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廣州文藝》2022年第1期|徐貴祥:走過湘橋
    來源:《廣州文藝》2022年第1期 | 徐貴祥  2022年03月29日08:26

    站在仰韓閣環視,目之所及,多與兩個字有關:一個“古”,一個“韓”——北有韓文公祠,南有韓山古廟、韓江大橋……隔江遠望,西南方是潮州古城墻、甲第坊、仁德古廟、韓濱園、青龍古廟……轉過身去,東邊是筆架山。從古到今,由東向西,名勝古跡密布,大約可見潮州文化發展特色之一斑。

    景點名稱有個“韓”字,大都因韓愈而生,而對韓愈的評價,最著名的當然要數蘇軾那句“文起八代之衰”。往前一步理解,潮州人尊崇韓愈,其實就是尊崇文化。

    韓愈固然可敬,可敬之處不僅在于他的政績——從潮州人口口相傳的那些故事中,我們知道他是一個務實的官員,盡管被貶謫了,仍然堅持以民為貴,以實為本。事實上,韓愈在潮州僅僅八個月,要說干多少驚天動地的事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敝人淺見,潮州人之所以緊緊抓住韓愈,很有可能是借題發揮,是利用韓愈這張名片,打出潮州文化的品牌——不能不說,這個“題”借得好,借得巧妙,借得理直氣壯——韓愈對于潮州的貢獻,主要在于他的文人氣節、廉官風骨和不斷衍生的各種傳說,在潮州人的精神發育史上,在潮州人的文化血液里,韓愈無處不在。借題韓愈,就是彰顯文化,還有什么能比“文化”二字更能觸動我們的心靈、引起我們的共鳴呢?

    走過千橋萬橋,終于走上了湘橋,走進了一個前所未聞的天地,走進了一段風雨交加的歷史。這座橋的來歷,有很多傳說,我聽到的一則,是在八百多年前,潮州一任太守,決心改變韓江兩岸交通不便的情況,決定在一個江面較窄的咽喉地帶建一座橋,但是由于“中流警湍尤深,不可為墩”,只修了一個橋墩,這個橋墩于是成了懸在歷任主潮官員心頭的一面旗幟,昭示他們繼往開來,然后有了三個橋墩、五個橋墩。在中國古代,最大功德莫過于修橋鋪路造井,于是乎,經過幾任官員的努力——當然,還有無法統計的古代科學家、藝術家和工匠的辛勤努力,某年某月某日,這座橋終于得以建成,前后的名稱有康濟橋、丁公橋、濟川橋、廣濟橋、湘橋等等。這座橋有多少年頭,就有多少故事,每個人都可以在心里為它命名。我本人更傾向于“湘橋”這個名稱,并不是因為這個名稱又同韓愈聯系起來,而是因為這個名稱更有詩情畫意。潮州市主城區兼老城區名曰“湘橋區”,可見“湘橋”這個名字為更多的人所接受和喜愛。

    霏霏細雨中,我大步流星地走過了湘橋,五百米的長度,八百年的歷史,像一幅《清明上河圖》在眼前徐徐展開。這不僅是一座橋,也是一個集市,不僅有古色古香的亭榭樓閣,也展示了現代文明的生活情趣。當然,最讓我和我們——古代人和當代人、中國人和外國人嘆為觀止的是這座橋別出心裁的結構,形成“萬家連舸一溪橫,深夜如聞鼙鼓鳴,遙指漁燈相照靜,海氛遠去正三更”的效果。

    據我所知,中國古代,沒有橋梁設計建筑學校,可能連專業的橋梁工程人員也沒有,居然能夠設計出梁橋、拱橋、浮橋三位一體,集交通、工坊、商貿、娛樂、觀景等功能于一身的水上不夜城,這不是奇跡是什么?想想吧,八百年前的中國人,是多么富有想象力和創造力。我有理由認為,這座橋不僅有科學的力量,更有藝術的力量和文學的力量。每當看到這座橋或這樣的橋,我們的文化自信便油然而生。

    史料稱,湘橋以其“十八梭船二十四洲”的獨特風格與趙州橋、洛陽橋、盧溝橋并稱中國四大古橋,我個人認為,這個“并稱”似無必要,倒不是說它們有高低貴賤之分,因為這些橋梁誕生在不同的時代,“并稱”有可能沖淡每座橋獨特的價值——每一座橋都有自己的歷史、靈魂和性格。

    引起我特別注意的是,著名橋梁專家茅以升評價湘橋的那句話“世界上最早的啟閉式橋梁”——啟閉的作用主要在于通航、排洪,“潮州東門外濟川橋……晨夕兩開,以通舟楫。而每當韓江發洪水,又可解開浮橋,讓洶涌澎湃的洪流傾瀉”。作為科學家,茅以升當然是站在科學的角度去衡量他的價值,而我卻從這句話里看到了另外的東西,那就是開放精神——中華民族特別是沿海人民改變命運的性格和奮斗歷程。我沒有目睹江水泛濫時橋分三段、浮橋順流而下的壯觀,但是我能想象出來那是怎樣一種排山倒海的氣勢,它讓我想到了距此不遠的遼闊的大海,想到了并不遙遠的過去。一百多年前,或者在更早些時候,在封建制度統治下的中國人民水深火熱,沿海百姓為了尋求更寬廣的生活道路,明知前途未卜,眼看生死茫茫,還是毅然投身大海,向遙遠的彼岸掙扎而去,并最終在異國他鄉拼出了“華僑”的地位和品牌。他們九死一生,受盡屈辱,而最終活下來的那些人,把外面的世界帶回家鄉,把海洋文明帶到農耕土地上,于是催生了一批思想家、革命家、科學家和文化名家。

    本人一直認為,而且也被事實證明著,中國革命的興起,中國進入現代化的進程,同華僑有比較密切的關系。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改革開放,主要是從南方沿海城市開始的。

    據說,目前分布在世界各地的6000萬名華人中,潮汕人多達1500萬。那么潮州人占了多少,我還沒有找到準確的數字。用潮州人的話說,凡是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州人。還有一種說法,潮州現有人口有多少,海外華僑就有多少。潮州人就像祖國的神經末梢一樣,分布在世界各地,他們中的很多人,走過這座橋。還有當代潮州名人饒宗頤、吳佑壽、莊育智、李嘉誠等,他們中間哪一位沒有從這座橋上走過呢?哪一位沒有在這座橋上聆聽過不遠處的海浪呢?或許,他們就是站在這座橋上,開始同世界對話;或許,他們思想的翅膀就是從這里出發,在更為寬闊的天空下翱翔。

    走在雨中的湘橋上,海鷗在頭頂穿梭,帶著陽光的味道。游人中間,有的撐著雨傘,有的素面朝天。雨絲在我眼前織成一道半透半明的銀簾,凝眸遠眺,湘橋下面是韓江,韓江的遠方是大海,江面,海面,身邊,遠處,現在,過去……千百萬人向我走來,千百個或雄闊壯麗、或艱苦卓絕的故事向我走來。我問天上的飛鳥和江面的浪花,這還是一座橋嗎?不,這是一座在時代風雨中高昂頭顱的錦繡城市,這是八百年文化的結晶,這是連接科學和藝術的紐帶,這是一個民族智慧和理想描繪的彩虹。

    徐貴祥,1959年生,皖西人,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軍事文學委員會主任。著有長篇小說《仰角》《歷史的天空》《高地》《八月桂花遍地開》《明天戰爭》《特務連》《馬上天下》《四面八方》《英雄山》等。曾獲茅盾文學獎、“五個一工程”獎、人民文學獎、全軍文藝獎等。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88

  •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