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對女性文學的再審視——重讀陳染
    來源: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 胡青松  2022年03月29日08:29
    關鍵詞:陳染

    很多年前,我以讀者的身份初次接觸陳染作品時,女性文學最為蕪雜絢麗的九十年代剛剛過去不久。陳染、林白、海男等女性主義作家代表以“私語化”進行的純粹的女性經驗寫作,余響依舊,到衛慧、棉棉等新女性主義文學高舉“用身體寫作”的旗幟登場時,“私語化” 寫作或“身體敘事”已呈現出某種錯位。而陳染作為女性自陳式書寫的開先河者,在二十一世紀女性高度覺醒的時代,重新引發人們對于女性文學的懷念。如果說衛慧、棉棉等人的“身體敘事”是世俗的身體經驗寫作,流于物欲化、商業化,甚至以窺視欲作為標簽,有意迎合社會病態關注;那么,陳染等人的“私語化”寫作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對性別話語權的解構,并以強烈的女性主義色彩,對男權社會的序列進行顛覆,在這種解構和顛覆中,她們完成了重新發現和塑造女性。她們的文字飽含著歇斯底里的叛逆姿態和飛翔的詩意,無畏展示著女性的真實的心靈史和成長史。用陳染的話說,“她們有一種對身體本能的迷戀和失控,而我更多的是一種精神上的自省與懷疑”。無疑,這才是令人真正尊重的女性意識。

    很多年后,我以編輯的身份再次接觸陳染作品時,女性作家創作在新世紀文壇已有了十分可觀的收獲,風格各異的女性文學作品以恣肆汪洋的多元姿態,呈現出別樣的文學景觀。不過,以我個人的閱讀經驗來看,相較于喧囂的上世紀九十年代,女性文學對男權秩序所進行的壯麗顛覆,新世紀的女性文學已經有了明顯的轉向。女性書寫已經實現了平等對話的愿望,但這一轉向使得女性文學有了走向主流化和大眾化的危險,從而導致女性意識和女性立場的模糊甚至萎縮退化。甚至在一段時期內,似乎只有“美女作家”現象才能博人眼球。這既是女性文學在自我前行的道路上的迷失,也是對商品時代女性再度物化的現實境遇的反照。這時,我們以陳染為切入點,重新回望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女性文學陣營,就有了渴望回歸的意味。

    作為女性文學中極具個性的作家,陳染近年來已經很少在公眾視野中出現了。依據多年前的一場訪談,陳染對于文學的愛與痛,有著獨特的理解。在她看來,順其自然是最好的方式。寫作會繼續,但永遠激情萬丈未免天真。此前,百花洲文藝出版社推出《陳染文集》四卷本,此番再度推出《陳染文集》(典藏版)六卷本,意在重新將陳染拉入人們的視野,喚起人們對于女性文學的再審視。

    從編輯角度,我的“重讀”是一次重新將陳染拼貼的過程。中短篇小說集《與往事干杯》以陳染發表在《鐘山》一九九一年第四期上的中篇小說《與往事干杯》為總題,這篇小說也曾在一九九四年被改編成同名電影。這是陳染轉入女性主義寫作的標志性作品,從這篇作品開始,女性意識如一股暗流開始貫穿于陳染的小說文本,串起《無處告別》《世紀病》《人與星空》等系列佳作。中短篇小說集《潛性逸事》收入《空的窗》《嘴唇里的陽光》《離異的人》《巫女與她的夢中之門》《麥穗女與守寡人》《凡墻都是門》等,意在透視現代女性在傳統主導下的社會中的精神危機和生存困惑。中短篇小說集《沉默的左乳》所收入的陳染中短篇小說代表作中,有著濃烈的男性話語陰影下中女性的壓抑與伸張,在這里,“乳房”在性別區分意義之外又被賦予了“沉默”的內涵,從而從傳統的性別標識中超拔出獨到的思索意味。新世紀以來,依然有評論家認為,在價值判斷上,陳染的態度雖然是曖昧的,但仍不失追問,她想要在現代和傳統之間為女性尋找一個表現的度。這也正是她有別于那些被欲望蒙蔽雙眼的作家的最大不同。因此,陳染對女性命運的思考和追問將會不斷地重新回到我們的思考中來。

    長篇小說卷收入了陳染唯一的長篇小說《私人生活》,這部小說曾備受關注,正如書名所示,其展現了女性最隱秘的“私人”生活。而這也最準確地概括了陳染的寫作。女主人公倪拗拗生理和心理的成長史,也是女性成長中的精神演變史。形如同時期林白的“一個人的戰爭”,“倪拗拗”這個符號本身就隱藏了執拗的命運寓意?!端饺松睢繁硨T常,獨向心靈,消解了傳統意義上的題材和主題,執拗于揭示人的內心生活。這是一種有別于公眾化、群體化、社會化的“私語化”寫作方式。因此,《私人生活》堪稱“私語化”寫作的典范之作。近年來,“非虛構”寫作日漸為人熟知,它并非新概念,但究其本質,似乎可看成是“私語化”寫作的一種接續?!胺翘摌嫛睂懽鲝娬{將真實的生活材料轉化為有意義的藝術結構,拒絕過去的常規,以新的形式、新的語言、新的體驗來表達對生活的理解和時代的困境。以個人性的生活經驗看待宏大歷史,通過個人性的記憶書寫時代的聲音。這不正是《私人生活》所呈現的面貌嗎?

    散文卷《與另一個自己相遇》《誰掠奪了我們的臉》是一個內向者的心靈紀事,如同她的小說一樣,充滿了“私語化”的言語,顯示了其一如既往的孤獨和女性意識,表達了她對生活的獨特體驗和感受。精致細膩的文字背后,足見陳染對生命、歲月、自然的體味以及豁達的人生境界。多年前,陳染曾表達:“我現在更喜歡散文這種接近生命本質的真性情的東西。而小說有時候往往會玩弄一些裝模作樣的花架子,敘述一些離奇古怪的濫故事。我已不需要那些?!睆男≌f到散文,從激烈到沉靜,從叛逆到洗練,陳染的從容淡定可見一斑。她以散文的形式完成了一次文本上的“與另一個自己相遇”。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88

  •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