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九尾窈窕:跟風注定不是長久之計
    來源:文藝報 | 九尾窈窕  2022年03月29日08:02

    經過觀察,我們可以發現2010年以后,很多文筆稍佳的小說幾乎都可以出版,盡管往往收入菲薄,但對于網絡作者來說,能夠出版是一件很有誘惑力的事。因此,搞笑的,倫理的,權謀的,懸疑的,五花八門的作品充斥著市場。其中當然不乏有佳作問世,如《知否知否》和《瑯琊榜》就是很好的例子。兩者都成功出海,并且《瑯琊榜》在整個亞洲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績,中國古典審美成為討論的熱門話題。

    與此同時,心靈雞湯文也尤為熱門。由于出版體量大,它們一定程度上滿足了人們的閱讀需求,但同時也造成了閱讀過剩,以至于在讀者的逆反心理之下,反其道而行的“毒雞湯”風靡一時,也為雞湯文后來的蕭條埋下了種子。

    這幾乎成了一種屢見不鮮的現象,網絡文學的傳承似乎因為資本和流量而斷檔,作品呈現倒退的姿態。諸如恐怖、低俗露骨的內容,時有發生。小眾文化的流行使得年輕人為了彰顯個性,追逐潮流,提倡“軍服控”“蘿莉養成”“鬼畜”,并視其為正道,發展出各種圈子。

    個人愛好,并且基于此發展出的專業,傳播真善美,都值得被尊重和喜愛。但是一些所謂意見領袖(KOL),斷章取義,煽動對立,打著“正義”的旗號,就絕對不可取。鑒于低齡閱讀者本身處于青春期,價值觀尚不穩定,就很容易遭受精神糟粕荼毒,這樣的情況,不但破壞了網絡文學的生態環境,更不利于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值得討論的是,根據人民網的數據顯示,僅2020年,我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就達4.6億人,日均活躍用戶約為757.75萬,網絡文學累計創作2905.9萬部,網絡文學作者累計超過2130萬人。但評論區常常出現負面評價,表示基數雖然龐大,卻沒有精品,文學在衰落,內容惡俗,重復抄襲等等……

    類似的文風,同樣的套路,讓讀者煩不勝煩,比如《贅婿》雖然取得好成績,在愛奇藝播放熱度很高,但是打開任何一個網站,又能看到贅婿文鋪天蓋地。

    同時,為了應對互聯網清朗行動,晉江文學城從把“耽美”標簽改成“純愛”“無CP”之后,2021年10月23日正式開啟分級制度。晉江斷腕之舉是否有效尚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只有良好的大環境,才能孕育出優秀的網絡文學。

    文學的核心只能是創新,真誠是靈魂,必須同時具備諸多特質的文章才能成為優秀的作品。群眾要的不是虛假繁榮,人民對精神文明的追求不斷提高,粗制濫造的泡沫偶像劇不但沒有流量,更丟失口碑。所以《隱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原著《壞小孩》及《長夜難明》)大火在情理之中。

    由此,嚴肅文學的改編變得炙手可熱。路遙的經典小說《人生》和梁曉聲的《人世間》一同出現在“國民精神成長史”大劇系列片單中。金宇澄的《繁花》也由王家衛執導,慢工出細活?!段沂怯鄽g水》《裝臺》《叛逆者》相繼出爐,其中《覺醒年代》更是深受各個年齡層的追捧。人們開始討論魯迅、李大釗、陳獨秀、辜鴻銘、胡適……《覺醒年代》的周邊一度賣斷貨,年輕人自發搜羅當年的《新青年》。學生們重讀他們原以為枯燥的課文,年輕人重溫之后有了新的認知,心生激昂,立志為國奮進。好的作品就是會無形中給人帶來積極進取和正面的力量,也讓現在的“90后”“00后”了解過去的歷史。

    綜上可見,亞文化再出圈,終究不能成為主流。沒有所謂的“腦洞”,一樣深受群眾喜愛。故而,目下網絡作者們需要思考的是到底怎樣才能創造出叫好叫座的精品,而不是為了追求名利,一味地以低俗、惡俗取巧。跟風也不是長久之計。好的作品表達初心,承載使命,必然在價值內核上體現出深切的家國情懷,并最終指向對中國精神與中華文化的認同和禮敬。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88

  •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