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寒烈:無涯的海
    來源:文藝報 | 寒烈  2022年03月28日08:01

    我的網絡文學創作之路,始于我人生最灰暗晦澀的時候。

    22歲時,一場突如其來的重病擊倒了我,病魔奪走了我的行走能力。失去行走能力的我困囿于病床之上,所有的痛苦不安、迷惘掙扎都化為文字,落在紙上。同學知道我受病痛折磨,借給我一臺閑置的筆記本電腦,并開玩笑似地對我說,你讀書時作文寫得那么好,為什么不把你寫的文字發到網上呢?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原來我的文字,不僅僅可以是在同學之間傳閱的手寫本,還可以上傳到網絡,與更多人分享。也就在那一刻,我接觸到了網絡文學的世界,并從此熱愛,至今未改。

    最初,我只是在“榕樹下”發表一些在病中寫的散文、隨筆,以此抒發臥病在床、很可能從此再也無法行走的事實給我造成的肉體與心靈的痛苦,并向往著自由奔跑的青春和純潔熱烈的感情。

    2003年8月,在網上閱讀和發表散文已將近4年的我,無意間發現一個名叫“晉江文學城”的平臺開放了作者注冊,抱著好奇和不妨一試的心態,我成為了“晉江”的第一批注冊作者。

    觀察了一個月后,我在平臺上傳了第一篇試水之作——短文《愛似菩提》。同時,我開始在晉江文學城創作并連載自己的第一部長篇小說,《金錢·謀殺·愛情》。

    這是我人生中真正意義上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它以網絡首發連載的形式,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很快網站編輯便和我取得聯系,問我愿不愿意出版。

    當收到編輯發來的消息時,父母和我之間還發生了一點小小的分歧。父母覺得,你寫的那些東西,會有人要出版嗎?不會是遇到騙子了吧?

    當時在他們的觀念中,圖書出版是非常難以達到的成就,只有著名作家才有機會出版自己的作品,而他們的女兒名不見經傳還臥病在床,沒事在網上寫寫小說,會有人愿意出版她的作品嗎?

    而我卻覺得,為什么不呢?我對自己的文字有信心。

    2004年5月,我的第一本網絡小說《金錢·謀殺·愛情》出版。與此同時,也因為網絡文學創作獲得讀者的認可,使我燃起了對生活的斗志,覺得自己不是一個無用的累贅,從而戰勝病魔,重新站了起來。

    網絡文學世界是精彩的,也是包容的,它的題材多樣性使得身為網絡文學創作者的我在之后的時間里,探索了很多不同類型的寫作,古代的、現代的,言情的、武俠的,積極的、沉重的……在此期間,又陸續出版了簡體、繁體小說十余本。

    2014年,在正式開始我的網絡文學創作的第11年,經由網站推薦,我加入上海市網絡作家協會,和蔡駿、骷髏精靈等網絡作家一起,成為上海市網絡作協的一員。

    我們這些一直在網絡上單打獨斗的網絡作者找到了組織,上海網絡作協為網絡作者提供了交流學習的機會,經常組織網絡作者參加采風和繼續教育,給我們充足的成長空間。

    接下來的這幾年,我有幸參加了不少上海市網絡作家協會組織的如“紅旗頌·建黨百年百家網站百部精品發布會”“大國工匠臨港新片區見面會”等活動,增廣見聞的同時,也深深發覺網絡文學創作是一片無涯的海,每一天、每一次,都會被網文作者天馬行空的想象力所驚艷,也由此督促和鞭策自己,需筆耕不輟,才不會被這片洶涌又深沉的文學的海洋拋棄在岸上。

    為此,我嘗試了更多題材和類型的小說的創作,又接連在網上連載并出版了揭示保險理賠調查員工作生活的《你是我黑夜里唯一的光》、女法醫細心取證幫助案件偵破的《獄火烈烈空自華》、展現新農村新生活的《你是我荒漠里唯一的花》等小說,并不再囿于虛構小說的創作,經過深入調查采寫,參與創作了“黨的誕生地·上海革命遺址系列故事”第一輯《石庫門里的紅色秘密》、第二輯《暗夜里的星星之火》,和上海戰疫紀實文學作品展《在同一片屋檐下》。

    我相信,作為一名網絡文學創作者,我們不只是虛幻的文學世界的構建者,我們也是精彩紛呈的現實世界的聯通者。

    我愿在這片無涯的網絡文學的海里,一直堅持我的創作,寫出更多令讀者為之感動的文字來。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88

  •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