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上海文學》2022年第3期|王堯:我幻想用詞語鏈接天空
    來源:《上海文學》2022年第3期 | 王堯  2022年03月29日08:13

    聲 音

    喧嘩之前,我和我吵鬧了很久

    我甚至辨析不出哪個聲音從煙嗓里發出

    彌漫的煙霧熏黑了我的字詞句

    案頭削開的蘋果滋味也變了

    灼熱的口腔

    我在自己的眼神里

    識別聲音的方向

    我聞到了發霉的

    味道,各種色彩

    它們在我的臉龐吹出了皺紋

    我只能在大笑中,把它們擠出

    我還猛烈咳嗽

    用這種方式

    讓孱弱的聲音,飽滿

    或者掩蓋

    這個時候

    我聽到了各種聲音的

    相互抨擊

     

    下午的瞬間

    我曾經想把風扛在肩上,但我在

    風中浮動

    皺褶的影子

    折疊陽光

    塵埃從樹葉的齒尖漏下,沙沙的

    聲音,在墻與籬笆間回旋

    像口哨

    夾雜著刀光劍影

    紙疊的風車,散架了

    那些鳥兒呢,天空

    飄忽不定

     

    虛 構

    如果把草原

    駝在背后

    或許可以糾正:

    只看見眼前荒蕪的偏頗

    連同山和溪流

    改變仰視天空的角度

    對應的云朵和飛翔的鳥兒

    遮蔽與穿梭

    你呼吸著

    草尖上的露珠在背后流淌

    你站立在草原和天空之間

    它們也站立著

     

    沉 默

    彎腰曲背

    不是撿麥穗,或挖野菜

    是測量腰椎的彈性

    然后,他發現

    只能僵硬地站在那里

    喘氣

     

    江南札記

    高大的我,說著

    婉轉的蘇北普通話,北方的朋友說

    大哥,你能不能不說吳語

    鄰居憤怒地扔掉記著食譜的本子

    從前春天香椿夏天粉蒸肉秋天螃蟹

    現在呢

    我要買兩條黑魚

    賣魚的人說

    大的是吃的,小的是放生的

    黑與白的修辭

    砌成粉墻黛瓦

    一個女子照著井水抹粉修眉

    學生告訴我

    在紙上多寫幾個孤獨

    孤獨就不孤獨了

     

    幻 覺

    我是五月的孩子

    菜花黃時

    我在母親腹中晃動腳丫

    和母親,還有他們

    一起走過田埂

    如果我是女兒

    母親會看到路邊的野花

    他們都說路邊長滿了青草

    麥穗低頭哈欠

    母親和他們大笑

    再過幾年

    這孩子可以在地里

    撿麥穗了

     

    五月紅黃綠,但我

    在黑的五月睜眼

    我看到了白與黑

    后來,我知道

    這是遼遠的地平線

    烏云與金邊

     

    眩暈,我最初的記憶

    大水漫過麥田

    母親看到提著空籃子的我

    在門口臺階上

    滑倒了,腳丫里是青苔

    不是草,也不是花

    這個時候,我的哭聲

    驚呆了

    死亡中的村莊

    父親拉著風箱

    鍋里的水沸騰了

    我在隔壁

    聞到了魚的鮮味

     

    詞 語

    我最初用詞語

    搭成了茅屋

    很快為秋風所破

    撇和捺

    陷落在口字型的

    斷垣殘壁之中

    我讓大雪覆蓋了

    混亂和污穢,就像

    謊言將失敗涂改為歡呼

    泥土的種子

    在我給另一扇門貼

    春字時

    糊糊涂涂露出綠絲

    蜜蜂在斷垣的縫隙中

    躲避午后的陽光

    我幻想用詞語鏈接天空

    收回放飛的風箏

    重建詞語的秩序

    我在空中看到了

    問號

     

    散文中的句子

    中午的老街是筆劃特別多的繁體字

    這是一個陰謀,有關烏托邦

    挽留老氣橫秋的往昔古董

    又朝氣蓬勃地模仿城市的現代生活

    我在黑暗中沉沒。

    或者說黑暗

    沉浸到我的肢體中

    如果此時有光

    應該就是我的白發了

    我沒有看到火的燃燒

    但我眼前一堆灰燼

    灰燼又似乎涂抹在粉墻上

    黑色。黑色里

    人影晃動

    如果是我的影子

    應該趴在地上

    影子的顏色只會沉浸黑色中

    人站在什么位置

    影子才能折疊到墻上

    我沒有被陽光照耀

    我卻看到了影子

    东京热久久综合久久88

  • <dd id="kdlbo"></dd>
    <tbody id="kdlbo"></tbody>
  • 
    

    <nav id="kdlbo"></nav><rp id="kdlbo"></rp>
    <th id="kdlbo"></th>